“石峁古城”的石料来自哪里?

发布时间:2022-05-12   来源:文化陕西   编辑:文/ 赵建兰   浏览:46

石峁古城,一座由石头筑成4.25平方公里的巨大规模古城,是“公元前2300年中国北方区域政体的中心”。


那么,建造这座规模庞大的石峁古城的石料是从哪里来的?是就地取材还是远距离运输呢?


01

石头,战略资源


2012年秋天,史前古城——石峁古城的发现,让陕西乃至中国的考古界感到莫大的惊奇和惊喜,这个堪称“石破天惊”的发现,在当时引起的轰动效应时至今日依然热度不减,并于2021年初作为中国唯一上榜者,入选美洲考古学会期刊《考古》“世界十大考古发现”。

“石峁古城”的石料来自哪里?


石峁遗址


石峁古城位于陕北榆林神木高家堡镇,这个文献中没有记载的古城,属于4300-3800年前的新石器晚期,在我国文明起源及国家形成过程阶段扮演着重要角色。


据不完全统计,在陕北地区龙山时代石城聚落的数量大约有七八十处,仅在石峁遗址所在的秃尾河流域经调查和考古确认的就不下10处,这些石城聚落如同众星拱月一般环绕于石峁遗址周边,同石峁遗址一同构建了万邦来朝的社会景象。


作为古城最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之一,石头既是建造城池的前提,也从一个侧面反映着石峁先民们的资源获取方式,明确了石头的来源,才能以此为基础来复原石峁先民修建城址的情境。


02

石料,就地取材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调整自然条件,为人类营造一个安全舒适的生存空间,它表面上显示的是社区规划格局与建筑功能,实质上体现的是自然环境、社会构成、科技水平、经济特点、族群的文化特质与渊源等更深层次的信息。


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座基本完整并相对独立的石构建筑群组成的石峁古城址,地处黄土高原北端、毛乌素沙漠南缘,西接河套平原,东据吕梁之险。区域内土峁林立,地质学中的峁,是一种孤立的外形极似馒头状的丘陵,其顶部浑圆,面积不大但坡度较大,为了应对龙山晚期各文化集团之间的冲突,石峁遗址的选址地势更为陡峭。


考古专家通过地质调查发现,石峁遗址的大地构造处于鄂尔多斯盆地的陕北斜坡。区域内发育的地层从老到新主要为三叠系的延长组(T3y)、侏罗系的延安组(延安组与直罗组并层J1-2y)、新近系的保德组(N2)、第四系的离石组(QP2)、马兰组(Q3eol)及现代沉积(Qheol),并通过对岩石矿物学的对比研究发现,石峁遗址的“皇城台”、内城和外城含有的7种岩石类型与石峁地表石材外观的特点以及岩性特征十分接近。

“石峁古城”的石料来自哪里?


石峁外城东门址


据此,考古专家认为它们系出同源,并通过进一步的检测发现,石峁遗址皇城台、内城和外城石材来源于距今约为1.5~1.8亿年的侏罗统直罗组和延安组,其中沟谷上部的直罗组岩石占70%~80%,沟谷底部的延安组岩石占20%~30%,同时在皇城台、内城、外城附近均发现较为明显的古采坑、因采石形成的负地形古采石遗迹,种种迹象表明,石峁古城建筑所需的石料来源很可能是就地取材。


考古专家通过对比分析遗址城墙石料与当地岩层的多方面地质特征后认为,石峁先民们建筑石峁古城的石料很有可能是就地取材。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是石峁遗址,整个北方地区史前石城由于其特殊的地理环境,其筑城所用的石料很可能都是就地取材。


他们获取石料之后,或就地加工,或将石料运输回驻地后再行加工,至于不同的聚落在具体石料的选择上究竟有哪些具体讲究,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和探讨。


03

石色,区别选择


从建筑结构上看,整座石峁古城气势恢宏,构筑精良,包含皇城台、内城、外城三重城垣,内城墙和外城墙呈半包围状将皇城台层层环抱,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相当于5.6个故宫的占地面积。


此外,城内密集分布着大量宫殿建筑、房址、墓葬、手工业作坊等遗迹,城外还有数座线性分布的“哨所”类建筑遗迹。

“石峁古城”的石料来自哪里?


石峁皇城台石墙


根据城址石材的形态及组成,石峁遗址从皇城台向内城再向外城,建筑材料片状石材逐渐减少,块状石材逐渐增多。从取石的难度而言,片状石材多从岩层中采石而来,块状石材可能多由山坡自然崩塌搬运而来,而块状石材在地标分布比较广泛,多散落于地表。


而从皇城台建筑材料的选择角度来看,石峁的先民们则使用了更难获得的片状石材,更值得注意的是,皇城台所用片状石材颜色多为更显美观的黄绿色,与内外城墙所用的石材颜色多为较常见的白色或灰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石峁古城”的石料来自哪里?


石峁皇城台遗址


作为石峁遗址的核心区域,皇城台早已具备了早期“宫城”的性质,是目前东亚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宏大的早期宫城建筑,其在石峁遗址中的超然地位,或许已经在石峁先民们的思想中有了一定认识,所以在石料的选择和颜色上都有了具体的区分。


不难看出,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石峁先民在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已经积累了大量经验,但是不同聚落在石料上的选择有哪些讲究,是否与该遗址的等级有密切的关系,则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更值得关注的是,石峁遗址虽然规模宏大,但城内可供居住的房址却鲜有发现,或许石峁的统治者从周边聚落征调了大量居民进行城墙修建。


其实,任何一种建筑形态的出现,都建立在生产力与技术可行性的基础上,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出现如此巨大规模的石城,充分展示了石峁所在的北方地区社会已高度复杂化,并在公共权力的督导下,能够修建巨大公共设施活动,这种早期国家的重要特征,也充分说明,石峁遗址的设计思想还是比较先进的。(文/ 赵建兰)


参考资料:《考古与文物》“石峁古城石质建筑材料来源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