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发布时间:2022-05-10   来源:原创   编辑:管理员   浏览:48

走进陕西考古博物馆第五展厅“辨迹寻踪,风华再现”单元,大家会被一批精美的大唐文物吸引。这批文物出土自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透过这批文物我们仿佛看到盛唐开元年间的大唐风华。


2001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安南郊西安理工大学新校区发掘唐代墓葬100余座,其中Ⅱ区M2为唐王朝宗室后裔李倕之墓。李倕墓为斜坡墓道土洞墓,由斜坡墓道、3个过洞、3个天井、甬道及墓室组成,坐北朝南。


墓内无盗掘迹象,随葬器物组合基本完整,这在唐墓中是非常罕见的。由于地表的渗水原因,墓葬清理时,大多数的随葬品都已漂离了本来位置。随葬品中包括陶、瓷、漆木、铜、铁、金、银、玉等各种质地,其中金冠、金佩饰结构复杂,工艺精湛,为前所未见。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唐螺钿花鸟纹平脱铜镜


唐螺钿花鸟纹平脱铜镜,直径25厘米,半球形钮,镜背及镜钮面髹漆,并嵌以蚌片制成的图案;钮面为六瓣花形,内区为八组小花图案,外区为四对展翅鸳鸯,间以四组较大的花朵图案,周围均镶嵌细小的绿松石片。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28件微雕


李倕墓还发现了 28 件微雕,有琥珀和象牙两种,可惜的是,暂时不知道它们原本的位置。琥珀雕件5件,有立俑1件,鸾鸟1件,鸳鸯1件,雀鸟1件。所用琥珀为紫红色,均具透光性。牙雕 23 件,有小人俑,瑞禽,怪兽及建筑模型等。


随葬品中的金、银、铜器也都很有时代特色。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鸟兽葡萄纹内弧八角形银背铜镜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铜提梁罐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鎏金银锁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花鸟鱼子纹三足银罐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六曲葵花形螺钿铜镜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朱书墓志砖


朱书墓志砖呈方形,正面磨光,志文朱书,共14竖行,满行19~23字,共计267字。从墓志可知,李倕字淑娴,是唐高祖李渊的第五代后人,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因病卒于京兆胜业之里第,年仅25岁。


李倕的丈夫为宣德郎、直弘文馆学士侯莫陈。侯莫陈当出自鲜卑。宣德郎为正七品下的文散官(无任所之官),相当于今天的大学教授。李倕于开元二十四年(736)一月七日病死于长安胜业坊自己的宅邸。


胜业坊位于皇城之东,玄宗皇帝处理政务的兴庆宫之西邻,是属于贵族专享的宅邸。李倕死时只有25岁,墓志中在这一段写下了深深的哀悼之语,“有子在于襁褓”说明李倕刚刚产下了一个婴儿,推测李倕可能死于难产。


大唐宣德郎前直弘文馆侯莫陈故夫人李氏墓志铭并序


夫人讳倕,字淑娴。五代祖圣唐神尧皇帝,豫章 / 郡王亶之孙,嗣舒王津之第二女也。夫人德茂琼源,□□ / 兰绪,生于盛邸,长自河间,柔顺禀于天心,礼约非于师训。及 / 升笄之岁,苍雁来宾,皮帛表仪,出配君子。承富贵之裔,逾 / □组紃之功;处罗绮之荣,无忘澣濯之色。岂谓膏肓构疾,/ 药石无征,云雨灭于阳台,魂魄归于泉路。粤以大唐 / 开元廿四年正月七日,春秋廿有五,终于京兆胜业之里第。/ 即以其年月廿二日,迁厝于龙首原,礼也。晨笳警路,/ 哀挽成吟,里绝相声,行多恸咽。有子在于襁褓,未 / 经吹棘之悲,亲戚感而临棺,终痛弥天之别。乃为 / 铭曰:/


翠崿之北,皇城之东。伤彼白玉,沉于此中。孤□ / 旷野兮生荒草,千秋万岁兮多悲风。/


李倕冠饰是国内第一个通过实验室微观发掘科学复原的冠饰。鉴于李倕墓的完整性和出土遗物材质种类的多样性,中德双方决定共同开展李倕墓出土文物的保护修复与研究工作。中方的合作单位有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和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等,德方的合作单位有巴伐利亚州文物保护局、美茵兹罗马-日尔曼中央博物馆、慕尼黑工业大学等,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德方合作伙伴是美茵兹罗马-日尔曼中央博物馆。李倕冠饰的保护修复项目始于2004年3月,2005年6月结束。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保护修复中的李倕冠饰


这就是复原后的李倕冠饰,使用了括金、银、珍珠、绿松石、铜、铁、紫晶、琥珀、玻璃、象牙、贝壳、玉石等各类材料十余种,采用了铸造、捶打、鎏金、贴金、镶嵌、掐丝、金珠、平脱、彩绘等工艺,是唐代珠宝和工艺的集大成者。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复原后的李倕冠饰


冠饰分为上、下两部分。


上部包裹发髻,由两个鎏金铜钗和多个金花钿组成,两件铜釵上各有一只展翅飞翔的金鸾鸟,上部铜钗的顶部还有有一大一小两个重叠的心型金饰片;铜釵上还缠绕着几圈细金丝,金丝连接蓝水晶、红玛瑙珠和珍珠等饰件。


下部戴在头上,只有从正面能看到的地方有所装点。装饰出一幅花鸟蝶舞的图案。头冠的下沿是一条横置的金筐宝钿,双重莲瓣中间点缀着精致小巧的绿松石片,宝钿下垂吊着42枚玛瑙珍珠绿松石小花蕾,包裹着半球形的四叶鎏金铜片,雍容贵气,承载着大唐气象。


除了头冠,身上的配饰也采用了相同的清理和复原方法。腰部配饰由72片鎏金青铜片组成,铜片做成三瓣花或四瓣花形的底座,先粘上羽毛,再嵌上宝石和珍珠,每一小组铜片之间用珍珠相连,组成网格形图案。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腰间配饰


腿部配饰是两组金花串饰,由多个单件金花自上而下穿缀而成,每组可分为上下两部分。上半部由7个或8个(右7左8)金花组成,金花以金箔为底、金丝做成花形底座,再镶嵌绿松石、紫水晶、天然珍珠和贝壳,下半部各有5个金丝条形连枝花和8个四瓣或五瓣花。

唐朝宗室女李倕墓里的大唐风华


李倕身上佩戴有异常华美精致的冠饰和身体配饰,显示出唐代社会对贵金属饰物的偏爱,特别是金饰的制作工艺极尽精致工巧,饰片边缘及底部应用的金珠焊缀工艺是将极小微粒金珠焊接到金饰片上,精致的金珠如星光灿灿,华丽效果令人称奇。其墓葬出土数量众多的精品文物,既是盛唐文化艺术、社会生活的缩影,也体现了唐人的厚葬之风。(文字 摄影 | 汉唐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