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与唐代称觞献寿之礼

发布时间:2021-09-02   来源:陕西历史博物馆   编辑:申秦雁   浏览:300

在西安何家村唐代窖藏出土的271件金银器皿中,有2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编号七一124,七一125)(图一),

【学术研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与唐代称觞献寿之礼

图一鎏金鸳鸯纹银羽觞


其造型为椭圆形,平底,器体用厚厚的银片捶揲制成,两侧有焊接上的长方形双耳。银羽觞的内壁、外壁通体装饰,内底錾刻一朵团花状蔷薇花,四壁饰四株枝叶肥大繁茂的折枝花,花叶间饰流云纹;外壁两侧双耳上錾刻一破为二的团花,双耳下分别装饰一只站立在莲蓬上的鸿雁或鸳鸯,两端莲蓬上分别站立两只相对而立的鸳鸯或回首前望的鸿雁,在其四周则环绕蔓草纹(图二),

【学术研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与唐代称觞献寿之礼

图二银羽觞外壁纹饰


纹饰全部鎏金,花纹以外的空白处填补排列整齐而细密的鱼子纹。银羽觞造型舒展自然,装饰富丽堂皇,呈现出雍容华贵的皇家气象。2件鎏金银羽觞形制、大小、纹饰基本相同,这种造型的羽觞在唐代金银器中极其少见,但却与汉代流行的羽觞一脉相承,属于中国传统器物。那么,如此精美而又少见的鎏金银羽觞,在唐代究竟是作何用的呢?它与中国古代的称觞献寿之礼,即举觞敬酒、以表祝寿的传统礼仪有关,因此,也被称作称觞祝寿、奉觞献寿、称觞上寿、捧觞上寿等。


觞是一种饮酒器,从文字结构来看,觞最初应该是用动物的角制作的,羽觞即因觞两侧生出似羽的双耳而得名,故也叫作耳杯。先秦时期,人们在为长者或尊者祝寿时用觞来敬酒,《韩非子·十过》中讲,晋平公好音乐,让师旷弹琴奏宫商之声,之后“平公提觞而起,为师旷寿”。《礼记·投壶》中讲了一则投壶之礼活动中奉觞饮酒的故事:“当饮者皆跪,奉觞曰‘赐灌’。胜者跪曰:‘敬养’。《史记》卷126《滑稽列传》记载:战国时期齐国政治家、思想家淳于髡向齐威王讲自己在家招待宾客时“奉觞上寿”,即用觞敬酒祝愿客人长寿。考古也发现这一时期成套的羽觞,如湖北荆门包山2号墓(战国中期,上大夫级别)出土的1件漆酒具盒,盒中整齐地码放着8件漆羽觞,①湖北枣阳九连墩2号墓(战国时期)出土的1件长78、宽26、高21.5厘米的彩绘漆酒具盒,里面有成套的盘、壶、耳杯,②河南信阳长台关7号楚墓(战国时期)出土的瓜形铜圆盒,里面码放着铜质的盒、匜、盘、羽觞,③仅羽觞就有29件,湖南长沙杨家湾六号墓(战国时期)也一次出土了20件漆羽觞。④据学者研究分析,在楚国士、大夫、封君、诸侯王的墓葬中一般都有羽觞出土,而酒具盒仅见于楚国大夫以上级别的墓葬。可知,羽觞已经是当时贵族宴会上流行的酒具。


汉代,作为酒具的羽觞依然流行,在延续传统礼仪的基础上,称觞祝寿也成为帝王皇宫里一种固定的礼仪,《汉书》卷58《兒宽传》讲:汉武帝时御史大夫兒宽随从皇帝东封泰山,返回登上明堂,向皇帝上书赞美一番后,“臣宽奉觞再拜,上千万岁寿。制曰:敬举君之觞”。《汉书》卷65《东方朔传》讲了汉武帝时的另外一件事:东方朔为解汉武帝悲哀,“奉觞,昧死再拜,上万岁寿”。窦太主(馆陶公主)也“愿陛下时忘万事,养精游神,从中掖庭回舆,枉路临妾山林,得献觞上寿,娱乐左右”。《后汉书》卷2《明帝纪》记载:汉明帝永平十七年(74)夏五月“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祥物显应,乃并集朝堂,奉觞上寿。”李贤注曰:“寿者人之所欲,故卑下奉觞进酒,皆言上寿”。


汉代民间也流行称觞祝寿的习俗。每年正旦(农历正月初一),家里的儿孙们要举觞向长辈敬酒,祝长辈健康长寿,并期待新的一年里能兴旺发达。东汉·崔寔《四民月令》里记载了这一习俗:“正月之朔,是谓正旦.......子妇孙曾,各上椒酒于其家长,称觞举寿,欣欣如也。”考古发现的汉代羽觞也很多,湖北荆州凤凰山168号汉墓出土的漆酒具盒,里面侧置羽觞10件,⑤湖南长沙马王堆1号墓出土的1件漆盒(遣册称为“漆画具杯?”)里面放置7件漆羽觞,⑥马王堆3号汉墓出土的1件大漆盒里面也盛放着一组漆羽觞,⑦羽觞内底处均墨书“君奉酒”三字,很明显这些羽觞是用于敬酒的酒具,很可能是墓葬主人、第二代轪侯利豨家庭宴会时,家人和来客敬酒称觞祝寿所用的成套礼器。


汉代以后,羽觞作为酒具仍然用作称觞祝寿之礼,如《北史》卷57《周宗室》记载:北周大将军宇文护“与母暌隔多年,一朝聚集,凡所资奉,穷极华盛。每四时伏腊,武帝率诸亲戚,行家人礼,称觞上寿,荣贵之极,振古未闻”。《陈书》卷八《侯安都传》记载:南北朝时期陈朝名将侯安都自恃功高,日渐骄横,“(侯)安都坐于御坐,宾客居群臣位,称觞上寿”,最后被陈文帝疑忌赐死。《北史》卷12《隋本纪下》记载:大业三年(607)八月,隋炀帝北上突厥驻地,突厥可汗“饰庐清道以候乘舆,帝幸其帐,启民奉觞上寿,宴赐极厚”。称觞上寿作为宫廷中一种高贵而特殊的礼遇,已然被延续了下来。


唐代,传统造型的羽觞很是罕见。何家村窖藏出土的这2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从造型上看虽沿袭汉代羽觞,但在制作和装饰上却竭尽奢华之能,结合同时出土的其他金银器、玉石器,其属于皇家用物应该没有问题。如此精美绝伦的唐代鎏金银羽觞,其用途依然与称觞献寿之礼有关。根据文献记载,唐代称觞献寿之礼主要出现在以下几个重大场面:


(一)元日大朝会:唐代的朝会以元日(正月初一)、冬至大朝会最为隆重,据《唐六典》卷四《礼部》记载:凡元日,大陈设于太极殿(后于含元殿),皇帝衮冕临轩,......皇太子献寿,次上公献寿,中书令与供奉官献寿,时殿上皆呼万岁,“大会之日,陈设亦如之,皇帝服通天冠,皇太子称觞献寿,次上公称觞献寿......外命妇朝中官为皇后称觞献寿”,元正、冬至大会之日第二天,百官还要到东宫为皇太子献寿。


元日朝会,百官群臣入朝称觞献寿,其实在唐代之前就已经出现了。自秦代始,朝廷于岁首之日有朝贺之礼,群臣朝见皇帝,称觞祝寿,称“贺正”。据《太平御览》卷二十九《时序部》十四记载:“《后汉书》又曰:‘百官贺正月,二千石已上上殿,称万岁,举觞御座前。’”“《汉官仪》又曰:元日朝贺,三公拜璧,殿上献寿觞。”“《晋起居注》又曰:太始四年正月,上临轩朝群臣于太极殿前,诏安平王载舆车升殿,上迎拜于阼阶。王坐,上亲奉觞上寿,皆如家人礼。王拜,上皆跪而止之。”可见,唐代元日大朝会,百官入朝称觞献寿之礼源远流长。


(二)帝王宴会及生日宴会:唐代,在有皇帝参加的宴会上,大臣及随从们要向皇帝称觞献寿。神龙年间(705-707),诗人、中书舍人沈佺期随从唐中宗来到安乐公主新宅,宴会后,写下《侍宴安乐公主新宅应制》一诗描写了新宅的气派以及诸多随从官员向皇帝称觞献寿的情景:


皇家贵主好神仙,别业初开云汉边。

山出尽如鸣凤岭,池成不让饮龙川。

妆楼翠幌教春住,舞阁金铺借日悬。

侍从乘舆来此地,称觞献寿乐钧天。


以文才入宫受到赏识的宋之问,在随从武则天访问洛阳龙门时,受命写下《龙门应制》一诗,唐代·

刘餗《隋唐嘉话》卷下讲“诗成后,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称善”,得到武则天锦袍赏赐。《龙门应制》诗描绘了帝王与随从在山间野外宴会的场景:“山中春酒万年杯”,“仙乐初鸣瑞鸟来”,“鸟来花落纷无已,称觞献寿烟霞里”。


八月五日,是李隆基的生日。开元十七年(730),在宰相源乾曜、张说的提议下,将八月五日定名为千秋节,作为国家的法定节日,千秋节被列入五礼之中的嘉礼,《唐六典》卷四“嘉礼第八”为“千秋节受群臣朝贺”,“凡千秋节,皇帝御楼,设九部之乐。百官袴褶陪位,上公称觞献寿”。玄宗李隆基曾作诗《千秋节宴》,记录下了群臣称觞献寿,进献金镜绶带、丝镜绶带、丝带承露囊的情景:


兰殿千秋节,称名万寿觞。

风传率土庆,日表继天祥。

玉宇开花萼,宫县动会昌。

衣冠白鹭下,帟幕翠云长。

献遗成新俗,朝仪入旧章。

月衔花绶镜,露缀彩丝囊。


张说在其杂曲歌辞《舞马千秋万岁乐府词》三首之一中也有“金天诞圣千秋节,玉醴还分万寿觞”之句。


唐玄宗之后,皇宫中依然有称觞献寿之礼。《新唐书》卷22《礼乐志十二》记载:“自肃宗以后,皆以生日为节,而德宗不立节,然止于群臣称觞上寿而已。”《旧唐书》卷52《后妃下》讲:“(唐)文宗孝义天然......开成中正月望夜,帝于咸泰殿陈灯烛,奏《仙韶乐》,三宫太后俱集,奉觞献寿,如家人礼,诸亲王、公主、驸马、戚属皆侍宴。”


何家村窖藏出土的鎏金银羽觞,用鸿雁、鸳鸯、蔓草这些祥瑞图案装饰,饱含着唐人希冀四时有序、和谐美好、国运兴旺的愿望,加之制作精美无比,正与宫廷宴会中称觞献寿的用途相一致,属皇家礼器,反映出唐代对儒家尊老敬老文化的传承。


唐代,民间也流行称觞祝寿的习俗,唐代诗人李贺在他那首著名的《致酒行》诗中有:“零落栖迟一杯酒,主人奉觞客长寿。”杜牧《春日言怀寄虢州李常侍十韵》诗中也有“无计披清裁,唯持祝寿觞。愿公如卫武,百岁尚康强”。显然亦沿袭的是先秦奉觞敬酒祝寿的礼仪传统。


唐之后的各个朝代,仍然有称觞献寿之礼仪,如《宋史》卷116《宾礼一》“大朝会仪常朝仪”条记载:宋仁宗天圣五年(1027)正月朔,宫中举行盛大的迎新庆典,百官朝贺,“称觞上寿”。《宋史》卷138《乐志十三》记载:北宋初期太祖建隆、乾德年间(960-968),朝会时,要演奏乐章十八首,上寿时演奏《禧安》,群臣要称觞献寿;淳化中(990-994)朝会时要演奏乐章二十三首,上寿时演奏《和安》,群臣要称觞献寿,祝愿皇上“永锡难老,万寿无疆”。宋代梁山泊农民起义军得胜后,也仿照朝廷礼仪,向起义军领袖“皇上”宋江称觞献寿,《水浒传》第九十三回《李逵梦闹天池 宋江兵分两路》中有:“宋先锋大排筵席,庆贺宴赏。众兄弟轮次与宋江称觞献寿。”宋代,贵族过生日,也行称觞祝寿之礼仪,北宋著名宰相张齐贤在其所著《洛阳缙绅旧闻记》中有“李少师贤妻”条:“每夫生日,必先蓄女童晓音律者,盛饰珠翠琦绣,因捧觞祝寿。”


明代王佐《鸡肋集》中有家中弟兄们为父母称觞献寿的记载:“吾知吉日良辰,聚子侄、联兄弟,称觞献寿二亲之侧。”名臣于谦七律诗《赋得玉泉垂虹》中有“宝瓮谁能酿春酒,称觞祝寿祝尧年”。


清代皇宫始于康熙时期的千叟宴,筵宴礼仪繁缛,是清宫筵宴中次数最少但却又是场面最盛、规模最大、准备最久、耗费最巨的宫廷大宴。康熙时曾在畅春园举办过两次千秋宴,千叟宴后,与宴官员纷纷写诗赞颂,祝皇帝万寿无疆,《四库全书》收有康熙六十一年(1722)奉敕编的《御定千叟宴诗》,其中户部右侍郎张伯行诗中有“捧觞献寿五云中”,通政使陆经远诗中有“称觞献寿颂无疆,”吏部尚书张鹏翮七律《万寿诗》曰:“太平天子寿无疆,万国嵩呼玉历长。久道化成逢节令,梯山航海共称觞。笙歌彻路迎先仗,朝野欢欣祝圣皇。此日龙颜真有喜,万年朝色满朝堂。”千叟宴是清朝独特的宫廷大宴,称觞祝寿彰显的是皇帝对敬老这一传统文化的重视。《清史稿》卷98《乐志五》记载:同治十一年(1872),“皇太后在宫中赐宴承恩公妻及亲属筵宴三章,进茶、进酒丹陛清乐,进馔中和清乐”,在进馔的声乐中,众人要“霞觞献寿,庆长生未央,欢承太后”。


清末民初徐珂编撰的《清稗类钞·孝友类4》中记载:清康熙年间(1662-1722),崇明有吴姓老人,夫妇高寿九十九、九十七,儿孙极孝,逢五及十,让老人坐于中堂,儿孙媳妇们“分昭穆坐定,以次称觞献寿,率以为常”。即使现代,仍有称觞祝寿之习俗,徐特立《致张敬尧的公开信》中有“营长做寿一次,由都总按户派捐,称觞上寿”。


综上所述,由称觞祝寿所代表的礼仪,彰显的是敬老尊上的中国传统文化核心,它出现于先秦时期,被后来各代沿袭,何家村窖藏出土的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作为唐代称觞祝寿礼仪所用之礼器,正是统治者继承古老传统文化的一种体现。(陕西历史博物馆 研究馆员 申秦雁)

【学术研究】鎏金鸳鸯纹银羽觞与唐代称觞献寿之礼

注释


①湖北省博物馆:《荆门包山2号墓部分遗物的清理与复原》,《文物》1988年第5期;湖北省荆沙铁路考古队:《包山楚墓》,北京:文物出版社,1991年10月。

②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编:《南国楚宝 精彩绝艳-楚文物珍品展》,西安:三秦出版社,2013年4月,第97页。

③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编:《南国楚宝 精彩绝艳-楚文物珍品展》,第59页。

④湖南省文管会:《长沙杨家湾六号墓》,《文物参考资料》1954年第12期。

⑤纪南城凤凰山一六八汉墓发掘整理组:《湖北江陵凤凰山一六八号汉墓发掘简报》,《文物》1975年第9期;荆州博物馆编:《荆州博物馆馆藏精品》,武汉:湖北美术出版社,2008年11月,第68页。

⑥湖南省博物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上集,北京:文物出版社,1973 年8月。

⑦湖南省博物馆、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长沙马王堆二、三号汉墓发掘简报》,《文物》1974年第7期;国家文物局、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革命博物馆编:《国之瑰宝 中国文物事业五十年1949-1999》,北京:朝华出版社,1999年,第127页。